准时钟表网 Timestation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544|回复: 6

八步打造日本国宝级传统工艺腕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25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ampanola是西铁城(Citizen)的高端品牌,中文译为“茜宙”,浓缩了西铁城80多年的精湛工艺与设计哲学,融合传统艺术,蕴涵东方贵族气质。 Campanola来自两个优雅词汇的组合,Campania是意大利南部的一个地区,辖区内有座貌似不太起眼的小镇名叫Nora,这座小镇以教堂的钟声为荣。因为那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以钟声进行报时的实物见证,被称为“Campanola之音”。西铁城深知Campanola对于人类计时发展史的巨大意义,故将其作为旗下高端品牌的荣耀名字。

西铁城 Campanola

最先接触的Campanola产品是今年在中国亮相的“茜宙”,其设计灵感来自于宇宙,体现太阳、月亮和星云。茜宙全球限量发行300只,在中国发售20只。凡现代精致物品(俗称“奢侈品”)的营销,一定程度上完全依靠广告摄影,无论腕表、汽车、游艇或楼盘。但经多年观察发现,真正最好的东西,即使是再高超的广告摄影技法都无法展现它的全部美态。那些实物比广告画还要好看的产品便是精致物品领域里的瑰宝。此前这句话一直都是用来赞美行业内那个以字母P开头的品牌,直到见到了这款“茜宙”,才意识到又一件比广告画美上很多倍的瑰宝出现了。

Campanola充满曲线的精钢表壳



从腕表功能角度审视,茜宙是一只采用光动能机芯的计时码表。机芯型号——9800M型。作为一款日本原创的计时机芯,在修饰工艺上丝毫不逊色于任何同价甚至更高价位的瑞士表。茜宙执行的也是日内瓦平行花纹打磨,这是瑞士传统手工制表工艺中最常见也最见功力的修饰图案。在10倍放大镜下,只见平行花纹非常细密,没有任何金属毛刺。轻微转动表身,呈现出曼妙的光影变化。这只能说明一件事:茜宙贯彻了精度高于瑞士任何顶级表厂且更为严苛的打磨标准。仅从这一点足以看出日本人发誓重返世界制表业顶峰的决心。只不过这次不是依靠石英技术,而是与瑞士人真刀真枪地去比拼。茜宙的精钢表壳同样光彩熠熠,它充满曲线,打磨极其精细,拉丝与抛光的交替使用更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为整只腕表核心中的核心——会津漆器表盘做出了最完美的铺垫。
  

“会津漆器”是日本国宝级的传统手工艺,奈良时期从中国传入并完整地保存下来,因在日本会津地区加工制作而得名,明治37年达到兴盛,至今。负责为 Campanola制作表盘的是当今日本会津漆器工艺的领军人物——仪同哲夫,他自幼随同父亲钻研漆器工艺,至今已有42年。仪同制作的每件表盘确保没有任何瑕疵,因为完全依靠手工完成,所以每一只Campanola表盘的图案可以说都是唯一的,绝无重样,闪耀着独特的光彩。仪同每制作一只表盘要耗时三个半月。将不同的漆、不同颜色的鲍鱼贝经过八大步骤最终融合在一起,呈现出具有东方含蓄内敛之美的漆器逸品表盘。这八大步骤的具体操作技法有什么奥秘呢?

仪同哲夫大师

仪同哲夫大师的奖状

仪同哲夫大师在制作Campanola的表盘

  1.底层上漆
  漆如果单次涂得太厚就会收缩,而且容易产生气泡。所以为Campanola表盘的底层涂漆每次的厚度只有约0.03毫米,反复涂5次。还要保证每一层的均匀,完全靠工艺师丰富的经验来掌握。仪同先生在调黑漆的时候加入了女人的头发,要求纯黑色、没有油质、发质很好的那种。
  2.撒金粉
  3.固定金粉
  为了将金粉固定在表盘上,需要在金粉的表面再上一层黑漆。而且因为金的表面是不平的,再涂一层漆就可以让撒过金粉的表盘很平整。漆太厚,金就不能露出来,太薄的话,又不能达到使表盘平整的效果。所以,漆的厚度完全靠工艺师的经验,按照金的厚度来判断。
  4.螺钿
  螺钿是漆器工艺之一,是指将贝壳带珠光的一面磨碎后,将各种形状的薄片镶嵌在漆器表面。Campanola的表盘采用鲍鱼贝壳。按照设计图,蓝色的地方要找到鲍鱼贝壳蓝色的部分来完成。不光是色泽,还用从碎片与碎片里找到相配的颗粒,这样才能让图案完整。仪同先生要从几百颗鲍鱼壳碎片中选择形状和颜色最适合表盘空间大小的颗粒进行螺钿。
  5.涂抹朱漆
  茜宙的设计理念是宇宙,所以表盘上要能体现出月亮,太阳和星云。仪同先生在红漆里加入了一点点的豆腐,利用豆腐里的纤维,可以让涂过漆的表面更有立体感。
  6.再次涂抹黑漆
  将其全部覆盖,干燥十天左右。完全干燥后才能进入下一步的“吕色收尾”步骤,打磨出所期望的图案并进行抛光。
  7.吕色收尾
  在这个工序中,在“碳打磨”、“碾漆”、“刮胴”等步骤完成后,要再重复三遍碾漆和抛光的过程。每一道工序中,干燥工序是非常重要的,保持一定的温度和湿度的同时,逐步使其干燥后再进入下一道工序。如果此时出现错误,那么之前的工作就将白费,这一点正是考验工艺师的技术之处。
  8.除去镂空部分
  茜宙使用光动能机芯,通过四个贝母的小表盘吸收任何可见光源带动手表的运转。在最后,通过模具,除去需镂空的部分,便完成了该款手表表盘上漆环节的全部工艺。
  仪同制作的表盘与盘圈安装在Campanola上,具有错落及层次之美,固定它们的每一颗螺钉,游走在它们之间的每一根指针虽都为细小的金属零件,却均被加工得完美无暇。在10倍放大镜下像镜子一样折射着外面的世界,更为Campanola的会津漆盘曾光添彩。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09-9-29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漆器原本是中国的技艺。反而在日本发展继承,也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的细致。
发表于 2009-10-6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国产表可借鉴,利用中国传统优秀民间工艺制表,会有不错效果。
一味模仿别人表壳是死路一条
发表于 2010-8-8 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表 可惜只是只 “市民”
发表于 2011-12-11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好的工艺就该用在高端表款
发表于 2012-3-4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文名翻译的不好,有点象"欠揍"
发表于 2012-12-1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学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准时钟表网 Timestation ( 闽ICP备10031659号-5 )

GMT+8, 2018-2-21 15:17 , Processed in 0.387151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